» 关于 - About

banner

 

米多饭香

 

我生于1978,一个计划生育政策正式被载入宪法的年份。掐指一算,如今也到了不惑之年,一个会被小鲜肉们一口叫一个大叔的年纪。我并不避讳谈起自己的年龄,毕竟生于哪个年份都不可耻。但幸运的是,至今我还保留着20岁的纯真、25岁的果敢、30岁的冷静,以及35岁的沉着。它们如此完美地融合在一起,奔流在我的血液里,让我成为独特的综合体。

事实上,很少有人真正了解我。更何况,就连我自己,每天都会惊讶于发现一个新的自己。这究竟是怎样一种奇妙的体验?就好比我向肥沃的土壤里,洒下一把豌豆苗的种子,欣喜地看着它们破土而出,一天一天茁壮成长,每一天都有不同的样貌。待收割一两茬之后,再播下别的种子,又将迎来一番全新的景象。我既是那个勤劳的农夫,也是那块肥沃的土壤。

小时候的我,生在教师家庭。每当华灯初上,我目睹父亲认真备课。他写起字来力透纸背,每一页讲义都浸透心血。妈妈也从不闲着,参加大学自学考试的她,需要一门门过关。假如某科没过,第二年还得重来。假如顺利通过,他们会为此小小地庆祝。我学习并不费力,甚至可以用轻松来形容。没有什么难的到我,只要我想学。因此,爸爸妈妈无需为我操心。

然而有那么一天,爸爸一夜白了头发,妈妈也焦虑不堪。除了外公中风瘫痪,我也得了大病。于是,爸爸妈妈开始在学校、医院和家之间奔波往返,重重压力交织在一起。他们嘴上不说一分一毫,我却分明感受得到。那一年,躺在病床上的我读了不少书,有时也望着窗外的树杈,默默发呆。幸好同一病房里,有位爱说笑话的大爷,还有美丽的护士常常来查房。

回想起来,我爱独自冥想和认真琢磨的习惯,大概就是在那会儿养成的。

 

(更新于2018/3/12,未完待续)

 
 
 



发表评论